当前位置:首页 >> 家装知识

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49,祭祀

发布时间:2020-04-06 来源:家装知识 点击:0

哈利波特之我是传奇 49,祭祀

那个老年湖妖话音刚落,霍法双手一合。

周围的雪地全部炸裂开来。一双双巨大的石手闪电般冲出雪地,向为首的年迈湖妖抓去。

他知道事情只怕不能善了,干脆率先出手。

那老湖妖丝毫不慌,嘴角冷笑,一顿法杖。

一股无形的波纹迅速扩散开来,那些石手还未触及到他便全部化作齑粉,再由齑粉变为一根根石针。

它法杖一指霍法。

所有的石针倒飞回去。

霍法震撼,这是破碎之握第一次被完全破解。这老湖妖的精神力量好可怕!

奥西维亚神色一变,单手撑起护盾,另一只手试图去抓住霍法。但却抓了个空,霍法整个人直接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
“小心!”

她立刻喊了起来。

话音刚落。

咔嚓。

一道银光闪过。

拿着魔杖的老湖妖直接被一把银色的太刀斩成了两半。石针失去控制,全部掉落地面。

霍法显出身形,胸膛剧烈起伏,断成两半的湖妖直接化作液体,溃散于地。

远处的奥西维亚瞪大了眼睛,这一切发生得太快。

岛上的声音都消失了,周围的那些健硕湖妖面面相觑,似乎还不太确定发生了什么。

银刀变回魔杖,霍法看了眼地上的液体,准备往回走。可刚一动,他就感觉脚底生黏,好像被强力胶水固定住了一样。

“我欣赏你的变形术,男孩。”

声音从地面传来,“更欣赏你的速度。”

霍法脸色一变。

糟糕,明明没有察觉到任何复制咒语的痕迹,自己怎么就砍错了?

他想要离开,然而却完全动不了。

他的双脚已然被两块坚冰冻死,地上的液体迅速结冰,那坚冰还在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向他全身蔓延开来。

一个佝偻的身影再度从那群壮硕的湖妖中走了出来,它看着霍法:“真可惜,你生错了年代,如果早生几百年,可能会得到很好的教育。现代的巫师,已经越来越依赖魔杖了。”

霍法使劲想动,一股寒意却从大腿直冲脑门。腐蚀着他的精神和魔力。

湖妖微微一摆带蹼的手指。

三条藤蔓闪电般从地上窜了出来,霍法握住魔杖的手臂被牢牢捆死,三只健硕至极的雄性湖妖扯紧了藤蔓。

那澎湃的力量完全不可违抗,霍法左臂立刻脱臼,魔杖掉落地面。

奥西维亚果断向霍法冲了过去,其他的湖妖纷纷拔出武器,向奥西维亚冲了过去。

来不及叫惨,霍法直接进入了活化状态,电弧闪耀间,他的身体硬生生拔高到了一米七。

他抓住藤蔓,一声暴吼,电弧顺着潮湿的藤蔓让三个湖妖身体一麻,蹼掌松开。

趁此机会,霍法扯过藤蔓,一个湖妖撒手不及,直接被拖了过来,它在空中从腰间抽出一柄钢叉,对着霍法的眼睛刺去。

霍法一矮身,躲过钢叉。

随后右拳砸在了湖妖胸口。

这一拳力量极大。

霍法右拳陷入肌肉,湖妖脊椎咔嚓一声凸起一个不自然的弧度,整个身体倒飞出去,砸向了老年湖妖。

“有意思!”

雪地上,持棍老湖妖手指轻舞,那个倒飞而来的壮硕湖妖直接变换方向。它重重砸在一棵树上,积雪簌簌落下。

霍法解开藤蔓,咔啪一声把自己脱臼的左手重装了回去。

但脚下,那诡异的坚冰依然束缚着他,让他整个下半身动弹不得,即便是拥有活化状态这样巨大的力量,他依然不能折断坚冰。

他试图使用幽灵漫步来摆脱禁锢他的坚冰,但这冰块诡异极了,即使他用幽灵漫步,竟然也在地上不能挣脱分毫。

霍法看着老湖妖,怒喝道:“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

“年轻人,你要学的太多了。”它沙哑道,“如果你还有机会的话。”

说完,它深吸一口气,胸膛高高鼓起,如同一只癞蛤蟆。

随后,它开嘴巴,嘴巴张成了夸张的弧度。一股滚烫的热油喷出,半空中化作了熊熊的烈火向霍法卷来。

地上的积雪迅速被蒸发,周围水汽滚滚。

霍法脑门冷汗都被蒸发了,他都不知道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一只湖妖还是一只巨龙。

由于没有魔杖,情急之下,霍法急忙伸手,怒吼道:“塔里可-斯基塔!”

一张隐约的护盾从他掌间旋转张开。

这一瞬间,几个画面急速地从霍法眼前闪过。

快速行驶的火车,一个轮椅上的少年。

噼啪一声脆响,还未成型的护盾爆裂在了空中,火焰燎焦了霍法的眉毛。

危急关头,霍法依然没有用出护盾咒。他大骂一声,“靠!”

危急时刻,一个黑色的身影闪电般出现在他的面前,张开五指,撑起护盾挡住火焰。

是奥西维亚。

她单手拦住火焰,扭头把霍法的魔杖扔给了他,怒骂道:“你这家伙除了变形其他的学科都不会么?”

霍法:“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情况!?”

远处的浓雾中,呼喊声震天。一个又一个湖妖从冰冻湖面上的豁口,冲上了湖心的孤岛,事情完全超出了常理。

“这玩意怎么办?”

霍法指着身上越爬越高的冰块问。

“那是巫毒诅咒,是吸取你自身魔力来壮大自身的,你不要和它对抗。”奥西维亚大声喊道,顺手一记魔咒轰飞两个湖妖。

霍法了然。

竟然是诅咒,怪不得幽灵漫步都逃不掉!

他不敢犹豫,立刻解除了活化状态,开启古加尔的转换之术,把绝大部分魔力转化为了生命。

顿时,失去魔力来源的冰块再也不往上生长了,随着魔力被抽走,它们逐渐褪色脆弱。

咔嚓!

霍法立刻挣脱了坚冰,拉着奥西维亚的胳膊向教堂的方向跑去。

“这边。”

奥西维亚一甩护盾,护盾飞行中,变成一道巨大的旋转火链,朝着老湖妖捆去。

湖妖一横法杖。面前的空间片片折叠成闪亮的镜墙,锁链击中镜片,化作无数飞舞的铁星。瞬间照亮孤岛,周围一片火红。

奥西维亚暂时逼退了湖妖,跟在了霍法身后。

两人连滚带爬的爬上山坡,重新返回了古代校长的墓园,霍法侧身挤进了教堂,奥西维亚进来之后,霍法抓住教堂早已脱落的石门。

咚咚!!

两人同时用力,关上了教堂的大门。

奥西维亚擦着额头的冷汗。

霍法连连后退,双手交叉。一道道巨大的石臂从地面伸出,密密麻麻地堵住了教堂的大门。

门缝中,霍法依然可以看到滚滚的烈焰和其他诡异魔法的光芒在外面闪烁。

一群湖妖快步的从雪地里冲进了墓园,

“湖妖的魔法这么强?”

“那是它们的酋长,部族中唯一的祭祀,实力堪比顶级巫师。”

“为什么这些生物会对学生和教师下死手,我们不是在霍格沃茨么?”

“我不知道!这种事情从来没发生过!”

奥西维亚恼火说完,快步走向教堂另一边,但是这里已经被成堆成堆的碎石堵住了去路。

她看了看身后被疯狂围攻的大门,说道:“快点,大门坚持不了多久,用你的变形术把这些石头弄走,我们从另一边回学校。”

“嗯。”

霍法合起手掌,准备破碎之握的施法。

然而这时,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飘入大脑。

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

不这么做会死啊,蠢货!

霍法心里骂了自己一句。

然而,又一个问题莫名其妙飘出脑海。

我为什么要活着?

我.....

霍法松开双手,后退了两步,暗道糟糕。

活化状态的后遗症。

早不来晚不来......

紧随其后,一股空白席卷了他的大脑。

霍法一屁股坐在了地面,呆愣愣地看着天花板。

“动手啊。”

奥西维亚焦急催促。。

“嗯。”

霍法瘫坐于地,半张嘴巴,无喜无悲。丝毫没有动手的打算。

奥西维亚要疯了,眼看着一旁的大门都要塌了,霍法居然一幅什么都无所谓的表情。

她怒道:“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再不动手我们都要死了!?”

已经精神空白的霍法喃喃说道:“生死来去,蓬头傀儡。”

这句话是中文,奥西维亚听不懂。

她气急跺了跺脚,一把扯下自己的项链。

猛地往前一抛,项链在空中变成了一条游蛇,游蛇分化成数条,它们落地变成金属蛇雕,顶住了大门。

教堂外面,手持法杖的老湖妖重重一顿魔杖,一声咆哮,张口吐出一枚火弹,炮弹一样射中了教堂的大门。

整个岛屿亮如白昼,地面颤抖中。

哥特式的尖顶断裂,一块块石柱从天而降,轰然砸中地面。

奥西维亚揪着霍法的衣领:“别磨蹭,守不住了。”

然而,即便是背对那样的爆炸和疯狂掉落的碎石,霍法的表情都没有变过。他瘫坐在地,嘴角甚至沁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。

“一线断时,落落磊磊。”

奥西维亚回头,勃然大怒,她一巴掌抽在了霍法脸上:“混蛋,你到底在想什么啊?”

霍法脑袋偏到一旁,但意识依然处于断档,他无所谓说道:“对于我们这个罪恶的种族来说,最崇高的事莫过于手拉手,彼此一起漫步死亡。”

“神经病啊!!”奥西维亚抓狂。

轰!!

整座石质教堂轰然坍塌。

成堆的尖锐塔顶从天而降。

“完了......”

奥西维亚抬起头,她一把搂住霍法,一个翻滚把他拖离了的石头砸落的范围。

然而,数吨重的石头从天而降,震碎地面。

奥西维亚脚下突然出现一个坑洞,她一下站立不稳,带着霍法便摔入地下。

连续滚了五六滚,她才堪堪停下,浓重的灰尘让她什么都看不见,随即剧烈地咳嗽起来。

咳完,她勉强说道:“荧光闪烁。”

白光照亮周围。

她这才发现,自己被困在了一条甬道内,一块天花板碎片卡在自己的前方,形成一个空间不足一平米的三角裂隙。

而那个男孩此刻还趴在自己身上,一幅得道高僧神游太虚的空洞表情。

“混帐.....”

她瘫靠在巨石上,气喘吁吁,胸口剧烈起伏。

随后,她试图推开自己胸口的脑袋,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无法动弹分毫,周围的空间让她只有左臂可以动。

挣扎半天,终于,她一声长叹,放弃了。

教堂外,张口咆哮老湖妖缓缓地闭上嘴巴,周围回归黑暗,唯一的亮光就是天上的一轮明月和教堂门前快被烧成岩浆的大石门。

很快,一个高大的湖妖游到老湖妖身边。

“塔沃,怎么办?”

“找到他们的尸体,不要让任何生物离开这片岛屿。”持杖湖妖冷冷说道。

“在这座学校的统治结束前,不要出任何纰漏。”

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咋样廊坊男科专科医院金华中医癫痫病医院

小儿导致便秘的原因有哪些
5岁小孩不爱吃饭怎么办
怎样运动减肥瘦身

上一篇:曲美实木家具的风格及保养方法缘由

下一篇:三菱拟发售股票募集25亿美元恢复分红

相关阅读